国产片早该这么黑直男癌
2019-12-02

    春节档,喜剧界的华山论剑。

    

    前天,又一名选手拔剑了。

    

    《情圣2》。

    

    预告在此——

    

    | 时长:1分15秒 |

    

    

    一分钟,男人的一场梦。

    

    他梦见老板派他执行个大任务,强迫他摘下婚戒,恢复单身。

    

    预告片好轻松,但情感凶猛。

    

    你看,男人颤抖着手,脱戒指的动作……

    

    Sir想起了《指环王》,人们对魔戒的依依不舍,还有如释重负。

    

    

    

    是的,《情圣2》依然是男人那点不堪的依依,不是,YY。

    

    他厌倦了爱情,他想逃。

    

    《情圣2》依然“不伟大”,“不正经”。

    

    但不瞒你说,Sir有点期待。

    

    也正因为它“不伟大”,“不正经”。

    

    A

    婚姻的掘坟者2016年的《情圣》,弥补了国产爱情喜剧片的一块空白。

    

    婚姻区。

    

    一个小发现:

    

    国产商业片的爱情主题,大多是追求,不是挽救。

    

    你看这些年,国产商业片的主角,90%是单身。

    

    好多男人一把年纪了,还在电影里演着钻石王老五。

    

    

    

    

    只要站出来一个有对象的人,他,通常会面临两种命运:

    

    一是给主角做榜样;

    

    二是秀秀恩爱,下一场戏就英勇就义。

    

    

    

    但凡电影要赚钱,“有对象”是大忌。

    

    因为在我们的观念里,在一起了,必须意味着百年好合,皆大欢喜。

    

    这也就形成了国产爱情喜剧一大Bug——

    

    在一起之后呢,没人管了。

    

    七年之痒、中年危机、婚姻围城,都不存在。

    

    真不存在?

    

    它一定在,只是你看不看。

    

    欧美商业片,反而经常撩拨这块尴尬。

    

    《美国丽人》说,婚姻久了,就是互相憎恨;

    

    《真实的谎言》和《约会之夜》说,老夫老妻,缺点刺激;

    

    甚至动画片《超人总动员》也说,男人,最后还是要靠家庭啊……

    

    

    

    

    中国有《情圣》。

    

    关于《情圣》的话题,有意思的是,它老被踩“直男癌”。

    

    Sir认为,最恶劣的直男癌,是明知自己有不堪,却用暴力去掩饰它。

    

    

    就像《美国丽人》这个整天挥拳动枪,却不敢说秘密的老爸

    

    而《情圣》把这种“不堪”搬上台面,实际上也对直男癌翘起了尾指。

    

    

    

    Sir最喜欢的一场戏,是夫妻早上抢厕所。

    

    大清早,肖瀚进厕所尿尿,老婆突然开门,然后就盯着他等。

    

    有人看着,尿不出来吧。

    

    她就催。

    

    你尿不尿啊

    

    

    

    好吧,让给她……结果她尿完不冲水。

    

    他把水一冲,她意见来了:

    

    干嘛不一块儿冲啊

    

    

    

    然后,她要洗衣服,把他身上衣服一把扒干净,“凑一锅洗”。

    

    多好的老婆,省水、省电、省时间。

    

    她为你好,男人没法儿说,但,有些莫名的情绪又在那硌着……

    

    是什么呢?

    

    注意,这场戏有两种镜头。

    

    一种是近景,把镜子也拍了进去。于是,两个人就看起来是四个人,显得镜头里特别挤。

    

    

    

    另一种是特写,对准肖瀚,但他又被老婆孩子的身影不停挤压,缩在后边后边,显得更挤。

    

    

    

    

    导演用镜头告诉我们,结婚多年的男人女人,最膈应的东西就是——

    

    没个人空间,窒息。

    

    《情圣》不光暴露“不堪”,还反复翻炒、调笑它。

    

    Sir欣赏的是,它没炒成国产喜剧惯有的闹剧形式,反而炒出一股清淡的味道。

    

    最好玩的还是在家里,肖瀚跟老婆的斗智斗勇。

    

    他穿得漂漂亮亮,想去约会,结果老婆回来了。

    

    他只好装作刚回家。

    

    

    

    三下五除二脱光衣服,尴尬地杵在那。

    

    看起来没什么不对,但不对劲又多了去了……

    

    

    

    急于想证明清白,就一下子脱光,不更证明了有鬼?

    

    越装清白,越露马脚。这种不明面的戏剧反差,很好笑。

    

    导演很擅长这种,没有配乐,没有慢镜的——轻轻冷冷的幽默。

    

    他常常都不抛包袱,还藏起来让你找。

    

    比方说被捉奸时,老大装作包饺子。

    

    包饺子意味着什么……不露馅儿啊。

    

    

    

    比方说公司里的狗腿子,在老板的酒店房间外头守着,手里握着一杯枸杞水;第二天早上,又在老板情人的停车位守着,手里端着一摞生蚝……

    

    你看,一个笑点里,老是藏着好几种不堪的意思。

    

    

    

    

    导演在调教演员上,还喜欢玩“互文”。

    

    乔杉在《煎饼侠》,常远在《夏洛特烦恼》,都演了一种男士娘娘腔的角色。

    

    

    

    两部都是2015年的喜剧,比《情圣》早一年

    

    《情圣》里这两人都出演。虽然没有特别做作的女性化表演,但在片尾彩蛋,导演安插了一点调侃。

    

    在这场戏,两人似乎在探讨如何自然地表演女性姿态。

    

    常远说,打今儿起,我这小拇哥,就不撂下了。(学女人的兰花指)

    

    

    

    乔杉说,那你得再弯点。

    

    把男人掰弯……又一个隐晦的笑点。

    

    

    

    可惜的是,《情圣》止步于玩笑。

    

    它从头到尾都在戏弄男人,却没有给男人指出一条向内的出路。

    

    电影挖掘了中年危机,但它的价值不能是一味的戏弄、挖苦。

    

    那么问题来了——

    

    《情圣2》会不会是另一个版本的《情圣》?

    

    B

    “情圣”,从多情走向深情

    2016年的《情圣》没有多少对女性的关怀。

    

    全片只有一个隐晦得不能再隐晦的地方——

    

    肖瀚约会马总,却放了她鸽子,给她一顿苦等。

    

    第二天,她给了他一个被掰弯的叉子。

    

    

    

    后来,肖瀚自己尝试掰叉子,怎么也掰不动。

    

    

    

    而当他接了个电话,得知自己也被女人放了鸽子……

    

    不知不觉,叉子竟被他掰弯了。

    

    

    

    男人总让女人等待、落空,而当他也被迫等待、落空的时候……

    

    他才能体会到女人嘴里咬住的苦劲。

    

    有了前作的教训,《情圣2》或许不会那样玩世不恭。

    

    从预告片中我们得知,方远(肖央 饰)和情圣(吴秀波 饰)做了一场交易:

    

    希望(从爱情中)得到自由。

    

    注意,两人交易时,墙上贴了一幅海报。

    

    

    

    

    这是1993年的美国电影《桃色交易》。

    

    

    

    讲述一个男人,为了钱,向另一个男人出售他妻子的一个晚上。

    

    两性危机,一个细节就表述得生动而露骨。

    

    两性危机在这里,也不再属于一个性别的挣扎。

    

    《桃色交易》有一句广传的台词:

    

    

    If you want something very badly, set it free. If it comes back to you, it’s yours forever. If it doesn’t, it was never yours to begin with.

    如果你非常想要什么,那就放开它。

    如果它回到你身边,它就是你的。

    如果它走了,它从来都不属于你。

    

    

    (估计正陷入苦恋中的同学,一定掏出了小本本)

    

    怎么理解?

    

    第一集的寻找自由,第二集可能变成一次挽救。

    

    还有一个地方,Sir可能多想了……想来想去,不知道要不要说。

    

    但冬至将至,心情很好,也还是聊一聊吧:

    

    《情圣2》预告片里,男人做梦时,其实进入了一个架空的旧上海。

    

    怎么看出的?

    

    在那里,他和女友田心(白百何 饰),穿戴的是中山装和钟形帽。

    

    

    

    很抱歉,Sir很难不想起这部片。

    

    

    

    邝裕民放开了王佳芝,结果永远失去了她。

    

    如果说在梦里,方远是邝裕民,田心是王佳芝。

    

    作出交易,然后失去,似乎会是方远的宿命?

    

    不管怎么说,在这个女性意识迅速觉醒的2018年,《情圣2》不会重走那条只属于男人的小路……

    

    我们也不会允许。

    

    当不堪沦为不忠,它无疑是一场悲剧。

    

    当不堪继续不堪,甚至变成不惑,它就是一场有效的喜剧。

    

    假如这场喜剧的情感天平,第一部偏向男性,那么这一部应该会倾向于平衡?

    

    希望这是一次男女观众皆有所得、所悟的爱情喜剧。

    

    《情圣2》,看似男人又一次疯狂YY的作死计划。

    

    但这一次的结局,可能根本不会由“他”。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汉斯寂寞